那些回不去的年代

发布时间:2018-12-10 文章来源:


我出生在一个比较“奇葩”的家庭,妈妈做饭做不熟,爸爸则是不会做饭。至于我为什么一直会都这么胖,我想大概要归功于自己身体吸收能力比较好吧。我妈经常引用红楼梦的“女人是水做的”那句话来嫌弃我,她总是感叹别人家的姑娘是水做的,就算她自己是泥做的,怎就生出我这个“水泥”做的姑娘呢?当然啰,我也挺郁闷的。我的性格很大大咧咧,跟钟爱文学的老妈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性格,我想这大概是在自己老妈肚子憋坏了的缘故。




小时候,大家都是小屁孩,也没有什么性别之分。大家一起嬉戏玩乐,好不自在。某天,有男孩子向我挑衅:“敢不敢像他们一样穿衣服?”,我被他一激,就有些不管不顾了,光着膀子撒开腿,和一群男生疯跑起来,我们疯跑了整整一下午。不凑巧,我妈瞅见了这一幕,她瞬间就炸了。可想而知,当晚我被打得很惨,全村的人都能听到我的凄惨的哭声,有些好心的邻居还跑到我家里劝架。我妈见人越多她就越来劲,更加大张旗鼓地责骂我。我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。


一转眼,我到了上学的年纪,不得不被关到“笼子”里学知识去了。那时候年纪小,我也懵懂无知,不知道学习的精髓和方法。我爸采用“放羊式”的教育方法,用我爷爷的话说就是“自己是啥样都不知道还教孩子”。有一次,我的期中考试成绩垫底了,老师便喊家长去训话,结果一看到我爸,老师立马就谅解我了。(我爸也是这个老师的学生,以前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“违法乱纪”的学生。)见此情形,老师无可奈何,她甚至认为我们父女两个人“蠢”的都可以进博物馆了吧。想想,那个年代的老师,也是挺有才的,骂人都不带脏字的。就这样,我磕磕绊绊读完了小学,总算是毕业了。



初中时代,我渐渐地脱离老师的监督,在学校跟老师斗智斗勇,在家里面跟老妈“摆兵布阵”,我都轰轰烈烈地跟她们对峙过,忙得不亦乐乎。那时,我寄宿在学校,晚上睡觉前,我跟我那几个“狐朋狗友”经常讲话聊天,开始还有点害怕老师的突然造访和批评,不过,在我们摸清老师的查寝规律之后,我们就更加肆无忌惮了。当然,姜还是老的辣。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我们总有失策的时候,被叫出去在宿舍楼底下罚站的次数也不少。老师为了吓唬我们,每次都威胁我们说要把这些如实记录在档案里。想来,为了教育好我们这帮熊孩子,老师也废了不少脑筋。在升学宴上,老师和同学打成一片,大家争相拿以往的事情来调侃。末了,老师们感叹,记忆最深的还是我们这些调皮捣蛋的孩子。直到现在,每次回家,我们还一如既往地约老师出来吃吃饭。一切都是老样子,吵吵闹闹嘻嘻哈哈的。



说起来,我长这么大,最怕的人还是我老妈。只要我妈不在家,我绝对就是只“螃蟹”,在家里就横着走路,老爸和爷爷很顺着我。没有什么是哭闹撒娇是解决不了的事情啦!他们在私底下肯定没少挨我妈责骂。至于我妈呢,直到现在,我参加了工作,她的嗓门依旧没变,稍不顺她的心她的意,我的耳根子就别想安静。如果惹急了我妈,她能说一天一夜,大家都跟着受罪。所谓的距离产生美不只是说爱情那点事,亲情也同样适用。虽然我妈有些爱唠叨,但不说话时恬静羞涩,美好无暇。


想起自己的过往,有过悲伤,有过喜悦,虽然总与挨打分不开,可那都是有味道的年代和记忆。



文 | 凡尼

图 | 网络(侵删)

编辑| 元宝